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企业风采 >> 文苑沙龙
与天目山的一次相遇
发布日期: 2019-6-5 17:11:18        作者:成燕


闻名天目山始于文化史《金刚经》的典故,相传南梁昭明太子因葬母一事不能自明,避世隐居天目山,参禅修佛,分经著文。后因心血枯竭而致双目失明,取石池水洗眼,双目得以复明。时间久了,天目山在脑海中便成了传说的背景,有了些模糊。


公路盘曲而上。路的两旁,竹子、树木郁郁葱葱,从车上看对面的山头,全是一片绿色。




很快到达知了酒店,地处天目山山腰间,刚进门那会便觉得禅意绵绵。走进房间“囊云”,有一超宽阳台,置身其中便想起徐志摩《天目山中笔记》那句“山居是福,山上有楼住更是修得来的。”为此,我不禁欣喜起来。把行李包裹一放,便迫不及待地来到阳台,纵目俯瞰,置身在蓊葱林海间,颇有世外桃源之感。




在天目山步行,是一种享受,更是一种疗养。进了景区,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大片大片的树林。里面树种繁多,有豹皮樟、金钱松、马银花、柳杉等。豹皮樟主干上的皮棕白相间,呈不规则圆形剥落,形似豹皮;金钱松树体高大,树皮呈鳞甲状,有“冲天树”之称。马银花树皮为棕色,就像枯死了一样。柳杉最特别了,它是天目山四大古树种之一。它的主干、树枝都是笔直的,没有一点儿弯曲。有一棵特大的柳杉,又高又壮。高得直冲云霄,壮得估计三人才能合抱。最为奇特的是,有几棵柳杉是连体的。从上面看是两棵柳杉,它们的根部却紧紧连在一块儿,就像一对母子,也像孪生兄弟。





行至“大树王”处,已近中午十一时。视得老树王真面目,只听见大家“哇”的一声,除了惊讶或许没有其他词语来言表此时的激动,正是“独立秋天气肃森,枯枝磊磊犹龙吟。”传说,老树王距今已有2000多年,枯亡时至今也有几百年时间。


“大树王”为乾隆皇帝所封,人们相传树王皮可治愈疾病,长年累月剥削其皮以作药方,遂亡。如今它像一个倔强,脸上写了沧桑故事的老人,屹立在天地间。孔夫子说,七十从心所欲。我想树活了几千年也应是随心所欲,物我两忘了吧,虽如此,依然不免惋惜,感伤起来。同行游客纷纷拉手围住老树要合影留念,五六人才围了个圈。细心者发现了老树王躯干间长出了新枝,当地人说是这是其他树的种子落在了老树王躯干上,遂长成了新树。我想这也是枯木逢春吧,新的生命在延续,惋惜之心情便稍微好过一些。


大树王处向上不远便是“开山老殿”了。开山老殿又叫狮子正宗禅寺,始建于元朝,寺庙兴盛时,有高丽、蒙古、天竺等国僧侣来此寻祖、参拜。寺庙先后毁于兵火,现在“开山老殿”匾额为叶浅予所书。让人意外的是,胡适先生那句广为人传的名言“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,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。”竟是在此题写。





走到后面,我已有些耳鸣了,毕竟多久不运动,有些吃力。遗憾的是因为归程时间的原因,我们必须尽快下山,所以没能登上“仙人顶”,带着些许遗憾,就好像暗恋的告白,永远在等待时机,却不知,早已经没有下一次。




坐上回杭州的车,眼望窗外,总有一股情绪在心中流淌,若有所悟。天目山的参天古木就像这里的主人,守候着四季轮回,看淡了名利纷争,论资排辈,管他谁是五岳独尊,谁是山中第一,这些或许只有遍数了岁月沧桑之后的老者才能看透吧,谁说“老”又不是一种境界呢?


耳畔不时有古寺钟声传来,闻佛柔软音,深远甚微妙,或许是缘分安排了我们与天目山的一次相遇吧。


(酒店集团 成燕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已有0条评论,点击发表评论最新评论

   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发表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
  • 松投实业集团
  • 欧堡利亚园林景观集团
  • 欧堡利亚投资发展事业部
  • 华松商业集团
  • 滨杰亚桥金融事业部
  • 欧堡利亚城市投资事业部
  • 华松实业集团

Copyright 2010-2012 欧堡利亚控股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